關於部落格
閉上眼。呐、聽到了嗎。
  • 363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點文存稿(交換禮物&日常)

「交換禮物?」

我看著喵喵,一想到去年的禮物我就有點膽寒。
小姐妳不怕這次換妳抽到五色雞頭的金牌嗎!

「不過這次不是只有交換禮物唷!」笑容燦爛的女孩抱著我的手,另一隻手不忘把正想躲開的千冬歲拉住。「要兩人一組搭檔,然後用積分換禮物!」

兩人一組?積分換禮物?

「……那我就跟漾漾一組好了。」躲不過的千冬歲推推眼鏡。

卻換來喵喵更開朗的刺眼笑容。

「不行噢,喵喵都幫你們排好搭檔了,你們要去找他們才算數。」
「那我可不可以不要參加……」我很微弱的出聲。

「當然是不‧行‧囉。」

看著可愛如天使笑容卻如惡魔的鳳凰族少女,我和千冬歲都忍不住嘆了口氣。



所以我現在正在看著學長的房門,心裡頭想著要怎麼開口。

「學長,請跟我一起當拍檔吧!」不行,應該會一秒被種吧……
「學長,請你務必跟我合作要不然我就完蛋了!」感覺起來好像某種警匪片,不行。
「學長,因為我有難言之隱,所以請你答應!」雖然最中肯,但是哪邊就是怪怪的。

喵喵設什麼鬼規則,說一定要邀到規定好的搭檔才算參加完成,但是又不能讓對方知道是要參加交換禮物,到底是哪條神經斷了才想得出這種見鬼的規則?

「什麼見鬼的規則?」

嗚噢就是喵喵說要玩的交換禮物……咦,學長!?

「米可薙?」在頸間掛了條毛巾,整頭銀髮外加額前的紅毛都濕漉漉的學長皺著眉看我,咦喵喵不是說如果用說的會被……詛咒嗎?怎麼現在沒事?

「你有用說的嗎。」學長冷笑了一聲,明顯就是我是白癡嗎的語氣,我呆了一會。

對耶還有這種辦法……那千冬歲那裡該怎麼辦啊?
我沒想到誤打誤撞就解決了,可是千冬歲……一想到千冬歲該怎麼跟萊恩說明就覺得是件頭痛的事。

「可不可以不要一次就想這麼多!」巴了我的後腦,學長的長髮瞬間變回柔順乾爽的模樣,「我只知道米可薙學妹要辦什麼,根本不知道你來幹麻!」

「嗚就、就是──」

不等我說完,學長一秒伸手然後我狠狠撞在他懷裡,我的鼻子很痛但是我想他的鎖骨應該也很痛,因為除了我的哀嚎聲也聽到學長悶哼了一聲。

「你是智障嗎,說出來不是會被詛咒。」

我想詛咒應該不會讓我鼻子這麼痛……

「靠!」

學長整個暴怒,但是沒有想像中的疼痛傳來,我才發現身旁轉出了移送陣。
原來學長也會怕被別人說他很暴力?

「不要以為我不敢揍你。」

老大對不起我錯了我知道您一定打得下手的!
一秒在心裡道歉,我含著剛剛撞出來的眼淚努力縮著頭。

「冰炎可不要欺負可愛的漾漾小朋友啊。」媚笑聲隨著話語傳來,惡魔黑袍奴勒麗彎起艷紅的唇,走向學長,然後伸出纖白的指……勾向我的下巴。

媽啊這就是喵喵的詛咒嗎太可怕了吧!!
我寧願給學長打到半死不活!!

至少學長會抓著我去給獅頭復活,換成奴勒麗一定被吃到骨頭都不剩啊!

「你閉嘴。」學長不耐煩地彈了我的前額,在我摀著額頭哀嚎的同時也不著痕跡拍下了惡魔的手。

被阻止吃豆腐行為的奴勒麗也沒有不耐,把落在肩前的髮用手背挑往頸後,在學長來不及反應的時候迅速捏了他的臉頰。
說實話,我嚇都嚇傻了。
奴勒麗大姊妳哪根筋不對連學長的豆腐都要吃!!
不對學長這麼帥一定很合惡魔胃口,是連學長的豆腐都敢吃!!

「有機可趁噢冰炎小弟,不要抱著漾漾就什麼都鬆懈了。」

「妳到底來做什麼的?」有些頭痛,冰炎倒不是對奴勒麗偷捏自己的舉動生氣,反而是對她的那一句話一凜。

「喵喵要我參加交換禮物,我現在要去找我的拍檔啊。」

咦!我馬上從震驚裡醒來。
連奴勒麗大姊都有參加?

「──對方是誰?」

塗著鮮紅指甲油的食指原本放在嘴角,在學長一問完後勾著像是惡作劇得逞的微笑就指向我們的身後。
我真的乖乖轉過頭去。

安、安因?!

金髮閃閃發亮的天使拎著一隻莫名其妙的黑色生物,向我們一笑。「既然我是被找的那位,那這隻東西也是米可薙學妹的吧?」

似乎是把我跟學長的對話都聽進去的安因晃晃手上的生物,我看著齜牙咧嘴掙扎著似乎想從安因手上脫出的不明物,腦海浮現了我很不想承認的答案。

「學長。」那個東西就是喵喵說的……嗎?

「廢話。」

──你們這群黑袍火星人,詛咒在你們眼裡就像抓兔子一樣輕而易舉太誇張了吧!
那這樣誰還需要遵守遊戲規則!
我很不服氣的在心裡亂吼,看到學長明顯鄙視的眼神說就是你這種人才會遵守,我我我我、——

好我承認我真的只會乖乖照著規則走。
誰像你們這群火星人!

我很迅速逃到安因身旁,雖然他手上還抓著實體化的詛咒,但我相信安因不可能會不小心鬆手然後讓詛咒跑來我身上的。
而且跑來安因這裡學長比較不敢揍我……

看著那雙紅眼寫著你晚點就知道,我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啊啊,找到搭檔了,喵喵說之後要怎麼樣?」伸了個懶腰,奴勒麗問著在場的三人,學長環著手身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穿上襯衫,一副別問我的神情,安因搖了搖頭。

然後三雙眼睛就同時望了過來。

我、我也不知道喵喵要我們幹麻啊──

啪的一聲,我以為是學長的巴掌直接往我的頭賞了過來,因為我瞬間頭昏眼花痛得要死,蹲在地上抱著頭一會兒才注意到有像是禮物的正方形包裹躺在眼前。

……所以我剛剛是被這東西砸到嗎。
……學長對不起我錯怪你了。

「你也知道。」

哼了一聲從地上撿起很有聖誕氣息的包裹,眼也不眨的抽掉緞帶撕開包裝紙,是說如果上面有什麼撕者死的詛咒怎麼辦啊學長!

不要又用我是黑袍來呼攏我!!

「漾漾,你要一起來噢。」已經在學長把東西拿在手上時就站到學長身旁的安因忽然出聲,我愣了愣,然後被奴勒麗拎小狗般拎到了學長旁。

「怎麼了嗎?」我有點害怕,但是一想到身邊的三人都是黑袍又會些許的安心了點,咦……學長你什麼意思啊那眼神!我剛剛不要你用我是黑袍來呼攏我是因為你每次都仗著這一句話,受一些亂七八糟的傷啊!

學長終於忍不住揍了我一拳。「被下了開啟陣法的條件,要四人都得碰觸才行。」

同時碰觸……我看著已經把手放在盒上的安因跟奴勒麗,然後深吸了一口氣。
反正有這些火星人黑袍在誰都不可能比他們強啦!

在我雙手放上的剎那,陣法的光芒強烈到我很想縮回手去摀住眼睛,我聽到很輕微也很熟悉的一聲嘖,有隻手伸過來覆住我的眼。

「以後的鍛鍊你有得瞧。」



等到了





我是褚冥玥,現在因為我那白癡弟弟跟那位冰炎殿下之間的事被公會的三姑六婆纏上。

  「跟黑袍殿下在一起的,聽說是巡司的親弟弟耶!」
  「真的嗎!?」
  「要不然誰去跟巡司確認一下,呃,我不敢,誰猜拳輸的誰去!」

  古今中外,真的只要有人的存在就會有亂七八糟的流言。我揉了揉隱隱發痛的額側,瞥了一眼正在猜拳的行政人員們,也順便看了一眼等下的任務監視。

  哼,說人人到,看等下我要怎麼把這筆帳算在你頭上……心情突然有點愉快,我拿起記錄簿,傳送陣一下就到了任務所在地。

  的確看見了銀髮飄揚的背影。
  不過……

  這小子把漾漾帶來做什麼!

  不意外的,冰炎那小子往這裡看了一眼,說實話如果他沒發現我真的要去懷疑他黑袍怎麼考來的;反倒是漾漾,算了我不該指望他會察覺到。
  如果他也察覺到,那換成我該檢討自己的紫袍怎麼來了。

  「褚,拿出你的幻武,在發什麼呆!」

  「不是說只是來旁觀嗎?」

  真是個笨蛋。我不用看到他的表情,也知道自家弟弟現在的臉一定蠢到讓人想打。

  「靠!」

  冰炎小弟一個抬腳,就把漾漾踹到一旁暗自在心裡大罵這個暴力紅眼兔,跟老姐一樣下手毫不留情。
  我覺得耳根有些癢,但還是在記錄簿上寫下一筆。

  『脾氣暴躁,易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