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閉上眼。呐、聽到了嗎。
  • 363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獨家本存稿



你和他,其實常常擁抱。
因為對結拜前就已經形影不離的你們來說,擁抱不過只是種表達情感的方式。

就像他會大哭大笑,就像他會大叫大跳那般的平常。

                                                                                                                                      《擁抱》




「欸和尚,你敢離開試試看,幹!」失戀的一個夜晚,已經醉得一蹋糊塗也吐得一蹋糊塗的他揮著酒瓶,無法對焦的眸望向了你,「幹你娘,你怎麼變這麼多個?」

愣了下,你苦笑著搶下他的酒瓶,「你今天真的喝太多了。」

濃重的酒味混著他身上原本就有的檀香味有些刺鼻,卻意外的纏繞。
拿下綠色玻璃瓶的瞬間,他也恍恍惚惚的跌下。

志龍、你……接住了軟倒的身軀,你用單手支撐他全部的重量其實有點吃力,只好把另一隻手上的酒瓶甩進廢紙箱裡,匡瑯的碎裂聲讓他微微睜開了眼。

「幹、幹是吵啥小,和尚、和尚呢?」

「我在這裡。」

「噢你在這……我不准你跟小鈴一樣離開我,聽見沒?」

攀上你的脖子,他精緻的五官很近很近的在你眼前,在你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他的手就緊緊摟住,逼的你彎下身來整個頭就這樣埋在他頸間。

「好乖、好乖、和尚好乖……」

呢喃的鼻音讓他的話語含糊不清,你貼著他的肌膚,卻笑了。

這是他第一次主動擁抱你。





你其實不太記得第一次遇見的他。
只知道你被自己的父親帶到大家見到都要叫聲大仔的人面前,然後就這樣陪著那個大仔的兒子。

就這樣一路陪著陪著,你們來到了再過一年殺人就要判刑的十七歲。

雖然你很疑惑就算他殺人了,憑Geta大仔的名號志龍真的會被抓去坐牢嗎。

不過很確定的是,殺人的不會是他、不會是廟口的太子、不會是李志龍。
因為你會擔下。你才不會讓他受到一絲損傷。

仗著自己是老大的兒子氣燄高漲的他,難免會遇到大大小小的挑釁和欺凌,即使從結果論來看,被欺壓的永遠不會是他。
因為不管是任何的挑釁和欺凌,你還是在他身旁。

雖然從過程論來看,那些欺凌者挑釁者怕的,其實不是他。

拳腳來往你不會阻止他,看著他因奔跑或是揮拳略略泛紅的頰、看著他因興奮或是不懼怕閃閃發亮的眸,你其實很喜歡這樣的他。
雖然你下意識還是替他重重踹了後方欲偷襲他的小混混,還有狠狠揍了打到他肩膀的流氓學長。

你想你不適合當個老大。

無論是Geta大仔還是後壁厝的Masa老大,其實都有種光芒。

即使你隱隱約約察覺到時代的轉變,你還是不能否認,他們的霸氣跟膽魄總是讓你一凜。
尤其是培育你的Geta。

雖然目前志龍的氣魄還是沒有這麼讓人肅然起敬,但你早就看見了那種光芒。
在他倨傲的笑容裡,在他俯望整個廟口異常認真的眼神裡。

他才是你的老大。

你走在他左後方,你其實笑得很開心。

漸漸的,白猴和阿伯加入了他後方的行列,雖然阿伯孬了點白猴好鬥了點,你還是有些高興,因為他的身邊多了除了自己以外的朋友。
很大的原因也有可能是在多了朋友的同時,他也一直強調,你才是他身邊最最可靠的人。

而來到了十七歲,那天你們走在堤防畔,看著新轉來的學生狼狽躲著圍毆。

「喏,覺得呢?」他帶著笑有些傲氣的揚了下巴。

你也帶著笑注視著他,才把目光放在他說的目標上。

只是一眼。

你想只要是他認可的、能走在他身旁的,你其實沒有什麼意見。
不過,這個新來的,還真的頗有趣的。

「每賣啊。」

你笑著回應了他。
然後之後的四人行多了一個人,你們五個人就這樣跪在廟口舉起了香。

太子幫,為了他而立的幫。

為了你們之間的友誼,為了你們之間的義氣。

廟口的小弟們


《乾杯》


那是為了慶祝新加入的周以文動手揍人的夜晚,小小慶祝宴。

廢棄的倉庫,廢棄的沙發,廢棄的籃球框。
卻是他們最美好的小天地。

李志龍丟了個酒瓶過來。「欸大仔說的話要聽,喝完!」

「喝完就死了吧。」還是新人的蚊子傻眼。
「大仔都說話了。」何天佑笑著丟了開瓶器,一口灌下了半瓶。

一旁的侯春生豪氣萬千地灌完一瓶新的啤酒,然後鄙視看著另一旁接過和尚手上僅存半瓶的黃萬伯。

「喝完聽不懂噢!」

「幹恁娘,我今天肚子痛不能喝這麼多啦!」

看著兩個人稀鬆平常鬥起嘴來,志龍兩手抓了四瓶酒放在矮桌上,一屁股坐到了和尚身旁,和尚順手接過一瓶替他打開了瓶蓋,「欸乾杯啊。」

拿著已經開好的酒瓶蚊子呆愣愣的隨著志龍的動作仰頭,冰涼的液體湧進喉頭,瞬間的苦澀嗆得他咳嗽連連,抹抹嘴角志龍大笑。
和尚噙著笑意像是惋惜般拍了拍蚊子的背,伸手拿過一瓶自己用牙咬開,暗綠色的瓶身在嗆出淚水的眼裡看似燦爛。

「別說不夠朋友,乾?」

金黃麥色的液體像是在告訴整個世界,他們是多麼的擁有自己的夢想。

蚊子傻傻地伸手讓瓶子敲上和尚手中的。

清脆的玻璃碰撞聲隨著萌芽的友情,被一飲而盡。

雖然一開始被嗆得亂七八糟,但炎熱的夏季夜晚,冰鎮過的啤酒讓初次喝酒的蚊子忘了底限般舒暢狂飲,當然,不停拿酒的和尚也要負一半的責任。
趁著一股熱氣不停找人灌酒也自己灌自己的蚊子,先後把阿伯跟白猴擊破,已經站都站不穩的他還是大喊著志龍快我要跟你乾。

「跟我乾?你早八百年啦!」

大笑沒有拒絕,勾著嘴角的志龍先行喝乾了手上僅剩三分之一的瓶中物,挑了個眼神給和尚,馬上又遞來一瓶開好的酒,蚊子跌跌撞撞摔在沙發上,滿嘴含糊不清。

「乾、乾啦!我、我都有喝你、你怎麼可以、可以不喝……」

灑了滿身的啤酒,穿著卡其上衣的周以文茫到何天佑打掉他又想來抓酒瓶的手,「志龍,別欺負第一次喝的人。」但心裡話其實是醉成這樣等一下不好收拾。

「誰!誰說我醉了!給我出來!」

神情激動地站起身來,蚊子揮舞著暗綠色的酒瓶,矇矓的視線裡,一切像是充斥著泡泡而扭曲折射,迴繞的景象讓甫站直身的他一個彎腰,大吐特吐。

「幹,說要找我乾自己先吐了!」

一秒跳離吐得稀哩嘩啦的蚊子,志龍笑得有些異常開心,從頭到尾只喝了兩瓶的和尚心裡稍稍起了不好的預感。

「和尚!和尚你代替他!他不喝我跟你乾!」

果然。
在不知喝了多少次酒慘痛的經驗中,何天佑學會了他家老大最多只能喝五瓶。
所以,今天喝了……八瓶?

「志龍,你——」

「我墜入情網,你卻在網外看,始終不釋放──」唱著最流行的舞曲,有些走音的聲調帶著些許的醉膩,開始大起舞的志龍臉上是狂放的笑容。

「欸一起跳啊!」

粗手粗腳拉過站在一旁的和尚,志龍繼續用著漸漸荒腔走板的歌聲伴著舞。
和尚放下手中的酒瓶,看似跟著擺動,手卻一直護著身旁瘋狂跳舞的志龍。
「我墮入情網 你卻在網外看

  始終不釋放

  你笑笑看看我 像是望著獵物

  我心已傷」

氣喘吁吁的捉著和尚,志龍用著孩子般的笑容帶著濃濃的酒氣,要他大聲唱。
即使身旁躺了個剛剛吐得亂七八糟現在不知是暈過去還是睡著的蚊子、在不遠處也七橫八豎的癱了個白猴跟阿伯,和尚望著醉了但眼眸還是清亮的志龍。

「我墜入情網 你卻在網外看 始終不釋放

    恨 愛 心中激盪

   這陷阱 這陷阱 這陷阱 

   偏我遇上」

廢棄的倉庫、廢棄的沙發、廢棄的籃球框、散落的酒瓶。

卻是和尚的歌聲迴盪的,專屬於他們的,美好的,小小天地。





《打架》


李志龍是咱Geta大仔的兒子。
雖然不敢說志龍是我在把屎把尿……幹尿布很像都我在換,但我可以很暢秋地說,我算是看志龍長大的小弟之一。

不是我要抱怨,大仔的兒子真的有夠歹帶,飯菜不喜歡就哭、玩具不尬意就鬧,唯一最安分的時候就是睡覺。

直到Geta大仔的換帖把他兒子何天佑送來,這個小鴨霸才比較好帶一點。
只是一開始我們這些小弟,都得把天佑拉到旁邊替他擦藥或是偷偷塞給他一隻雞腿以免因為食物都被志龍搶走營養不良。

不過隨著兩個囝仔越來越好,我們也不用再替天佑上藥跟塞食物之後,能惹的事也越來越大條。

就像那天,兩個揹著書包回廟口,偷偷摸摸卻被Geta大仔抓個正著。

何天佑嘴角有個瘀青,李志龍眉角多了個淺淺的傷口。

『這麼想跟人幹架、拼輸贏是不是?跟恁杯拚看看啊,啊?』Geta用指戳著結拜兄弟兒子的額頭,然後一掌拍在自家兒子的後腦上。『都還會跌倒的囝仔是要跟誰打啊?賣笑死人!』

一群小弟包括我驚心膽跳看著滿身傷的天佑跟看不出有什麼傷的志龍一起被大仔修理,已經有人默默拿了紅藥水跟紗布在手上,等到怒吼聲一過就要幫兩個小孩上藥。

過了半小時,在外頭的人來通知Geta大仔後壁厝的Masa老大來找他喝茶,罵累的大仔才氣呼呼走掉,當我也要跟著上去的時後突然被大仔叫住。

『Geta大仔?』
『等一下去問和尚打贏還打輸,不准說是我要你問的聽到沒?』
『是!』

大仔臉上的不爽已經被些許的擔心混雜,我原本轉身要走的時候又被拉住。

『去幫兩個小的買一些牛肉湯回來,打成這樣要補一補。』

『……是!』


「原來那時候阿叔你問我輸還贏,是Geta大仔要你問的?」

志龍在一旁哈哈大笑說靠么勒早忘了,天佑又再倒了八分滿的啤酒。

「嘿啊,所以別看大仔常常罵你們,其實都是關心你們,囝仔人多想一些!」
「阿、阿叔!」

我正喝得爽快,原本大剌剌癱在天佑肩上半點坐相都沒有的志龍突然大叫,然後天佑一付想笑又不想笑的臉讓我罵了一聲沙小,就轉頭過去。

「……Geta大仔……」

「幹還敢叫恁北大仔!」

操起木屐就往我這裡一丟,雖然人老了但我躲刀躲這麼多年還是成功閃過了,換來一旁的志龍跟和尚唉唉叫,我瞪了應該是早就知道大仔在後面的和尚一眼,然後趕緊逃命。

「欸爸你少一隻木屐啊!」志龍看著跑遠的背影很開心地大喊。




 
《綁鞋帶》


那是很偶然的某天下午,我把鞋子放在鞋架上,才看到志龍的鞋帶打的蝴蝶結亂七八糟。
原本想要幫他重綁成漂亮的那種,卻根本沒辦法解開。

在那天,我才知道。

──志龍的鞋帶永遠打死結。
然後又有一天,才知道志龍在拿到新鞋的時候就會馬上把鬆掉的鞋帶打死。

不是我在挑剔,那樣真的……很醜。

『志龍,你不要這樣綁鞋帶啦。』
『蛤?』他皺著眉一臉不爽。

『以後我來幫你綁。』

*

已經穿好西裝,一臉不耐煩的志龍把領帶摔在藤椅上。

「去喝喜酒為什麼要穿這種衣服!還有鞋子,穿什麼要綁鞋帶的皮鞋啊!」

我拉拉有點緊的領口,送西裝來的阿姨教了怎麼打領帶跟整理,我早就已經整身穿好了,志龍卻還是領口大敞、鞋帶沒繫的狀態。
走過去把領帶撿起來,我叫志龍站直,這樣才方便我幫他弄。






《親吻》


電視上在播愛情片。

我真的不懂為什麼女人都愛看。
一直親嘴來親嘴去是有什麼好看啦!

『幹和尚如果你跟女人這樣親來親去我一定揍你。』我斜眼看著坐在旁邊看得很認真的何天佑。

『怎麼可能。』

丟了顆花生放進口中,何天佑還不忘幫我剝了幾顆。

昨天他這樣對我說。
可是今天他卻做了一個讓我金沒宋的事情。

幹,剛剛我揍了和尚一拳。
誰叫他突然用嘴碰了我的脖子後面。

幹如果恁北沒有再狠狠揍他一拳,恁北就不叫志龍!

「志龍我不是故意的你開門。」何天佑在門外苦笑著說。

「他媽的你有病啊!」

我重重踹了門,砰的很大一聲,門外的拍打聲安靜下來。
過了很久,才傳來他很輕的問句。

「……志龍,腳還好吧?」

何天佑你這個死和尚可不可以不要什麼事都知道!

「痛死也不用你管啦!」

「志龍就跟你說聽我解釋──」

「幹恁北不爽聽啦!」我坐在地上抱著很痛的右腳,咬牙切齒的大吼。

其實我現在只是不想見到他,當然也是因為看到他一定要狠狠揍他一拳。
只是我覺得,我很不爽很不爽的原因,不是因為覺得噁心。
要不然為什麼我到現在都還沒去拿尺二砍了他?

「志龍你開門,要給你揍幾百拳都給你揍。」

幾百拳都給我揍?
靠腰咧你是沙包是不是?

「何天佑你是智障啊,幾百拳你不被打死我也會累死!」我忍不住拉開門對著那張錯愕的臉大罵。

好啦志龍歹勢啦是意外對不起原諒我好不好,抬頭跟他近距離面對面才發現我剛剛揍的那拳讓他嘴角破皮,紅紅的血絲佈在他的左嘴角。

幹你下次不可以這樣了喔去擦藥啦。我突然有點愧疚。

欸不對啊明明就是他的錯我內疚個屁啊!
可惡的何天佑每次都這樣我莫名其妙就會忘記生氣。

「真的是意外,如果有下次我真的給你揍一百拳。」何天佑的臉很認真,連聲音都很認真。

「……好啦,快去擦藥啦難看死了。」


結果我忘了哪一天,電視轉來轉去又是都只有愛情片。

「欸你忘記了沒?」
「忘記什麼?」
「如果我看到你跟女人這樣親來親去就要揍你啊。」
「沒有,我沒有忘記,放心。」

哼算你會講話,我拿起和尚剝好的花生丟了一顆到嘴巴裡。

「……只是我刻意忘了一百拳……」

「蛤?你工啥?」

「沒有我沒有說什麼,吃花生吃花生。」











我很不能理解他在想什麼。
就像那一天,他突然紅著眼衝到我房間,幹我才剛洗完澡沒穿上衣。

我其實有被嚇到,因為他一直不講話,就算我說幹恁娘何天佑你衝啥小他還是不說話。

……欸何天佑你說話啦,我會擔心。
我沒事。
幹,騙三歲小孩。
騙你。

幹!









幹,剛剛我揍了和尚一拳。
誰叫他突然用嘴碰了我的脖子後面。

幹如果恁北沒有再狠狠揍他一拳,恁北就不叫志龍!

「志龍我不是故意的你開門。」何天佑在門外苦笑著說。

 



我、……
我什麼我啦,何天佑你是安怎啦。
……我好像餓了。
那就回家吃飯啊我爸都煮好了!快點我們回家!

你看著李志龍伸出的手,然後沒有猶豫的握住。

「好,我們回家。」

*

我很不能理解他在想什麼。
就像那一天,他突然紅著眼衝到我房間,幹我才剛洗完澡沒穿上衣。

我其實有被嚇到,因為他一直不講話,就算我說幹恁娘何天佑你衝啥小他還是不說話。

……欸何天佑你說話啦,我會擔心。
我沒事。
幹,騙三歲小孩。
騙你。

幹!








*


學長學長學長。
叫一次我就聽到了。他皺著眉拿下眼鏡。

學長。你笑著又喚了一次。

幹嘛?他看著湊近的你。

而且什麼時候又開始叫我學長的,最近不是一直叫我火星王嗎,嗯?

因為我發現我好喜歡叫你學長。

喔?

學長會讓我想到以前,那個我剛認識你的從前。
還有,學長你這火星王又把手放哪了?

誰叫你要說出這種話。

他在你耳邊低喃,你只是笑著再叫了一次學長。



*


學長很痛。
我不會痛。
可惡學長你明明知道我在說什麼──

我真的不會痛啊。笑得無良的黑袍拿出醫療班龍頭特地贈與的藥膏。
可惡可惡學長你不要又亂用獅頭給的東西!唔嗯……

我沒有亂用。

學長你真的過分。學弟含著眼淚小聲抱怨。


*

我可不可以用寫完作業跟你換蛋糕?
作業本來就該寫完。
那、用一禮拜不打電動跟你換?
我等一下就把你電腦摔爛。
嗚可是我真的很想吃!啊!我知道了,我用這個跟你換!
……褚,你真的學壞了。

冰炎神色複雜的看著剛才吻了自己的學弟兼戀人。

那你要帶我去吃蛋糕噢。笑得很開心的褚冥漾心繫著黑袍特定的巧克力蛋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