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閉上眼。呐、聽到了嗎。
  • 3645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一直都是個潔身自愛的人。
在還是學生的那段日子,我都會記得在度子上多墊本雜誌以防被砍。


但是我的良好教養,遇上了池袋的國王,蕩然無存。


安藤崇。





「好久沒看到阿誠受傷的樣子。」


被打得遍體鱗傷的我看著算是把我從圍毆中救出來的國王,就算身旁的G少年拼命護著他不讓他出手,還是免不了揮了幾拳的崇仔,那張遊刃有餘的臉怎麼還是性感的這麼該死。
我看著他從一旁的櫃子裡拿出雙氧水,旋開瓶蓋。


「……你的G少年呢?」雖然我比較想要問G少女呢。


「撤了,去保護周圍。」


透明的液體碰到傷口的剎那湧出白色泡末,我很努力不叫出聲來,卻瞥見了池袋的國王一臉笑意。


「……你沒有用雙氧水消毒過嗎?」


聽著我的咬牙切齒,明顯心情很愉快的崇仔倒了快半瓶雙氧水在我的右臂傷口上,才轉而拿起傷藥,纖長的指挑出大量白色藥膏。


尊貴的國王正在替我這個小小的池袋麻煩終結者上藥。


「曾經有。」

「他媽的。」


這是這個夜晚,我第一次聽到的國王的笑聲。





我一向對加入任何一方不感興趣。
對於猴子的邀約,我實在對打打殺殺利益地盤搶奪提不起勁;對於禮哥吉岡,我更是敬謝不敏。


我只代表我自己這一邊。


好像在有些人心中,我幾乎等於麻煩終結者、或是池袋的正義化身吧。
但是我很清楚不管有多少人認為我是,在某人的眼中,我不是什麼正義化身更不是什麼麻煩終結者。


「我很期待阿誠這次案件的結果。」
「別把別人的痛苦拿來當笑話看啊混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