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閉上眼。呐、聽到了嗎。
  • 3645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在》 黑法



你說我絕對不能死,絕對不能死在你以外的人,的手上。
呐、黑大人,你真的很逞強呢……



驚醒,黑鋼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做過夢了。


在他發誓效忠知世公主後,他已經不會再夢到過去的點點滴滴。
也不會再聽到,父親母親對他說的一字一句。


沒有遲疑地坐起身,身體左肩隱隱作痛。


「可惡……」


暖熱的鮮血從按著義肢交接處的右手指縫滲出,黑鋼嘴上說著憤恨但是眉頭卻連皺也沒皺起,只像是已經習慣的無可奈何。


細細的腳步聲從屏風後透來。


映入眼簾的是嬌小的女子,一頭烏黑如夜空的長髮蜿蜒至地,以往的稚氣面容已漸漸精緻不帶任何孩子模樣,空靈的雙眸似能看盡世事;但在她一躍入黑鋼視線時,燦金的光芒恍惚地映上。


「我聽到你醒來的聲音。」

「……找我有什麼事?」


低沉的嗓音響在寂靜的房內,知世走近了床旁,白皙的手貼上了已快被血染紅的黑鋼的手。
在黑鋼還來不及阻止前,腥紅沾上了嫩白。


「知世公主,妳──」


打斷黑鋼的不是任何話語,是知世那雙令人無法逼視的雙眼內,有莫名的堅毅。


讓現在的他,沒辦法面對。


「你的強勁,被他帶走了嗎。」


第一次,黑鋼無法直視知世回答她的問題,但是語氣仍然沒有動搖。


「不,我還有保護妳的使命,我沒有失去強勁。」


用義肢輕輕反手抓住了知世的手,雖然扯動了肌肉讓血流更快甚至染赤了床單,黑鋼不想再看到她的手沾上自己的血。


知世沒有掙脫,但另一手拂上了黑鋼的頰。


是股溫暖,是股有力量的溫柔。


「但是你失去了他。」






黑大人,還好事情的結果是這個呢。
只能依靠你才能活下去真的會讓人非常不爽呢。


……你可不可以閉嘴。


就讓我多說一些嘛,我怕你以後會孤單。
更何況,你不知道回不回的去你的公主身邊。
你不會擔心終老在這裡嗎。


我一定回得去不用你操心,很吵。


是說我比你還老很多,我反而沒什麼遺憾在這裡死去。


法伊笑著,用他美麗絕倫的臉龐笑著,對著守在他床旁的黑鋼。
法伊知道,黑鋼不會因他的死去而有所動搖,但是被黑鋼握著的右手,很痛。


……抱歉,到最後左眼都沒有拿回來。


哇哇黑大人對我道歉耶。


看著眼前過了這麼久還是不變的漂亮臉孔誇張的驚慌,黑鋼只是沉默,他不想在這種時候用無聊的言語填滿空隙。
太過愚蠢。


他不記得法伊是怎樣鬧著他、說著平時自己會抓狂的話,但他不會忘記,法伊原本也反握著自己的手,放鬆的那一剎那。


還有在他閉上眼,笑著說的那句晚安。


他容許自己擁住他,在軀殼還沒有完全冰冷前。


對著不會再張開的,曾經是清澈純淨的藍眼,低喃著他的真名。








我就說嘛,你又在逞強。
還害知世公主擔心了。對了,你把我的頭髮剪一段下來幹麻?


已經死的人吵什麼。


哇噢黑大人已經捨得我走啦?


……閉嘴!





原以為夜會無盡,但再次睜眼的黑鋼沐在從窗外瀉進的燦爛陽光。


小子和公主說要帶小鬼來找知世公主,是今天?
聽說小鬼跟小子幾乎一模一樣啊。


發現自己像個老人在腦海自言自語起來,無聲嘲笑過自己後黑鋼翻下了床。


盥洗後套上簡單的冑甲,拿起刀架上的銀龍,黑鋼跪向一旁的柳枝,無聲向父親母親請安。
然後起身,在經過廊上未遮蔽的地方時,暖暖的日光曬在胸前的輕鐵甲上。


貼在左心上的小小布包,也暖著。























**************************************


後記。


是說我硬是把好幾段想寫的東西硬是跳掉,讓整個文章看起來好跳痛喔(被打)
算了這根本不是悲文只是有人領便當我在幹麻??


黑法真的要勤寫勤翻漫畫不要像我在寫的時候還一直思考到底法伊是左眼沒了還是右眼黑鋼斷了左手還右手……是沒把法伊那段寫出來啦。


現在放的是初稿,而且要出本的是不是這篇也不知道,就算是到時候本上也絕對不會這麼怪異。


噢打了快一個多小時(頭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