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閉上眼。呐、聽到了嗎。
  • 3645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隨筆




「小美女別怕,只要妳乖乖的一定不會吃虧!」




三三兩兩,幾乎都是壯碩的大漢從四面八方湧出。
中心點的黑髮女子輕聲笑了出來。



「連這世界也是啊,千年來人類的確沒什麼長進。」


淡漠的面容有著讓人移不開目光的靈秀,墨色的眸有著鎮靜和強烈存在感;白色短袖上衣加上牛仔長褲的打扮非常普通,但她予人的氣息不同於一般女子。


「……妳說什麼?」


「離開,否則我不客氣。」


形狀美好的右手彷彿握住了劍般成拳,平靜如水忽然頃刻轉成冰冷駭人的氣勢,就像她已經拿著一把鋒利的刃抵住了頸;每個在場男子忍不住伸手摸摸自己的脖子與頭連接處,確認還在不在。


早就知道眾人會有什麼反應,姣好的唇是微微的弧度,好聽的嗓音勾人心神,但內容令人膽寒。


「離開。」


如同每個小說連續劇場景,癟三膽子小,但只要很多的癟三就會盲目跟從團結力量大的真理。
在其中有人鼓起勇氣叫囂說不過一個女人能做什麼,而其他人附和的聲音還梗在喉間時,事情已然發生。



沒有人相信自己的眼睛。




大家只看到夜色閃著星芒的髮絲從眼前飄散,還來不及眨眼,腥紅的花開在剛才出聲的男子頸上;詭譎美艷的紅灑在他身上的黑色緞質便宜襯衫,留下不顯眼的豐滿花痕。




止不住地漸漸在男子腳下聚成血泊。



沒有人發出聲音,沒有人有勇氣有能力發出聲音。
連聲驚恐都喊不出口。




「我說過,離開。」


女子嗓音沒有很大,卻重重敲擊了在場人的耳膜;像是投入湖水中的石子,引起的漣漪巨大且劇烈。


「媽、媽啊!!」

「見鬼了!!」


基於癟三定律,女人重要錢財重要但是命最重要;沒有人不是落荒而逃。
畢竟,沒了命怎麼玩女人搜括錢。


不到幾秒已經完全淨空的昏暗街道,只剩下女子還有已經倒在自己血中的男子。



「別裝了,好久不見。」


彷彿在對空氣說話,女子的眸定向應該已經是屍體的身影;尾音甫落嘖的一聲隨即響起,理所當然的滿地血跡馬上消失不見。



「不愧是上師呢,三兩下就識破了。」


「……我只用手勁。」只是想打暈人卻噴出大量鮮血,女子有些無言。


「算了,下次別一個人走夜路,不是每次都能遇見我喔。」


男子很不正經笑著,雖然兩人都心知肚明就算沒遇見女子仍然會全身而退。


「只有你來到千年後?」


原本輕佻的笑意斂去,男子突然低沉的嗓音有些沉重,略低下了頭。


「不、還有其他,但我不確定究竟有多少。」


男子單膝跪下左手靠在右胸前,就像是在他與她的時代。
這是最尊貴的禮。


「無論未來如何安排,屬下衷心希望上師安然返回過去。」





他低著頭,期待著她的回應。


「……先起來。」


冷冷的眸微微有了些溫度,女子望著曾經也這樣跪在自己身前說著誓約的男子,連好聽的嗓音也似乎多了些無奈。


「別擔心我,除了這世界的空氣實在糟糕外,我的能力沒有減少。」

「還有、找到其他人時請幫我轉達歉意;若不是我,也不會造成這場不知何時才能解決的鬧劇。」



頓了頓,女子綻出今晚第一個真心的絕美笑容。


「很高興找到了你,癒師。」











在女子與男子道別不到一分鐘,另外一名也穿著簡單短袖上衣與長褲的男子氣喘吁吁從街道另一旁出現。


「薰!我找妳找好久了!」


女子轉身,看到來到這世界第一位遇見的好心人,也是目前提供一切的逆,雖然與自己相識的人同名但感覺完全不同的單純爽朗男孩。


薰停下腳步等著逆來到自己身旁。


「抱歉。」


「啊──沒關係啦沒事就好;欸妳的手鍊……」


逆疑惑看著原本只是單純一條銀鍊的環狀上多了一個小小的閃著綠色光芒的鏈墜,目光從手腕移到了薰的面容。


帶著淺淺的笑意,薰只是靜靜看著逆。
男孩突然覺得,何必問這麼多。


「我們回家吧。」


「嗯。」












































後記。




嗯,好久好久沒碰這個設定了。
一直有在寫的是架空那邊的師徒路線,現代版的沒意外好像是國三寫的了……


天啊。


薰這個字用行書看超漂亮的,可是用筆稿寫文的時候很想宰了自己。
我的手已經趕不上我的靈感了,還這麼多筆劃拖慢我的速度。


總之總之,這就是從最初陪我到現在的人物,個性與外貌常常讓我苦手卻熱愛的薰〈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